匡亚明学院刘畅 | 优秀学生聊专业   

    匡亚明学院的英文名是Kuang Yaming Honors School,前身是南京大学强化部,为了纪念南京大学老校长匡亚明先生而改名为匡亚明学院。或许是我父亲是高中物理老师的缘故,我从小就接触到了很多奇异的实验现象,对未知的世界充满了兴趣,高三看到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介绍,旨在培养基础学科拔尖人才,我的第一反应是,如果不去,我以后会后悔,我要去试一试。四年半的经历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匡院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科研平台,鼓励、支持我们积极投身科研。作为南京大学拔尖计划的对象,我和我身边的同学都更倾向于申请去实验室学习,在大二我申请到了在“青年千人计划”教授课题组进行科研的机会,并和实验室里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一起实验、学习、生活,短时间内接触到了最前沿的能源转化与存储的科研进展,并很快在硅、锂离子的电池等方面展开研究。两年多的实验室经历,身为本科生的我提前体验了研究生的生活,掌握了一系列的实验技能,也在国际一流期刊发表论文并申请了两项专利。   

    匡院的课程设置独具特色,我认为很适合培养当代科研人。大理科学习让我广泛的接触到了物理、化学、生物、计算机等各方面的基础课程,虽然专业方向是物理,但我也对其他基础学科的知识有了初步的了解。当时的感受还没有特别深刻,但随着自己在实验室经历的积累,听报告数量的增加,我逐渐发现大一大二学过的其他学科知识或多或少都能用到,尤其是在材料科学等交叉学科领域,这种体验不仅让我对某些特定的领域了解更深,而且会让我对很多未知的领域随时充满兴趣,激发学习的激情。匡院会设置专门举办讲座的课程,我们可以直接接触到国内外著名的教授和他们最新的研究进展,虽然当时听的时候一知半解,但随着科研的深入,回顾当时的报告,对自己的科研大有裨益。大一的暑假我聆听了一系列讲座,其中一位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教授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大三暑假我顺利申请到了去她实验室进行暑期科研交流的机会,两个多月的国外研究经历,最初是匡院为我打开了这一扇大门,让我看到这个缤纷的科研世界。   

    其他院系眼中的匡院是学霸云集压力山大的地方,其实不然,这只是一种刻板印象。我在大二担任团学联学生组织的副主席,和学科部推进南京大学基础学科论坛的举办,这是整个南京大学学子展示风采的盛会,十八届以来,我们开发了一套平台,首次使用了网上投稿、评审的模式,经过宣传、整理、展出、闭幕,虽然过程诸多曲折,但看到有将近400篇的投稿,其中不乏优秀的科研成果,所有付出的人都兴奋了很久。我和交流部举办了长三角地区荣誉学院联盟,上海交通大学致远学院,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中科大少年班学院和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的学子互相交流,共聚一堂,颇有兄弟姐妹齐聚之感。大学四年我担任班长,我和其他班委们会定期组织一系列校外素拓活动,还记得有一次大家一起去汤山感受了温泉的沐浴,其他院系的小伙伴们更是看得眼红不已。在匡院,有许许多多开放的、活跃的机会,这些机会所带来的参与感和归属感让这个集体更加具有人情味——身处其中的每个人就像酿酒师,时间越长,酒越香,情越浓。   

    同时让我感动和感激的,是在匡院遇到的可爱的人。   

    匡院的同学们有许多专业方向,物理、化学、数学、生物、计算机、天文、生物物理、生物化学等,一个宿舍的同学往往是不同的专业方向,所以一旦讨论起一个话题,那基本就是一场学术盛宴。记得有一次讨论到了量子力学的黄金规则,大家各抒己见,谈到资本论,谈到费马原理,谈到蛋白质结构,某模拟算法的复杂度,兴奋剂的成分和制备方法,最后又回到跃迁,这样的思维碰撞时常在匡院的同学们之间发生,好像美剧《生活大爆炸》就在我们身边上演一般,生活的每个片段都迸溅着思想的火花。在匡院,我遇到了性格各异的学长学姐,他们或活跃或腼腆,或幽默或严肃,但他们的共同点是,当我遇到问题或者困难向他们寻求帮助的时候,我总能得到令我反复寻味,受益匪浅的回答。无论是干货经验还是心灵鸡汤,我都会看很久,翻很久。可以说,对我的问题这么认真细致的回答,我上一次见到还是在几年前的知乎上。是这一群顶尖聪明,又可爱而善良的同学们,为我的大学画卷添上了绚烂的色彩。即使是在很多年以后,当我回忆这段大学时光的时候,相信我也一定会想起那一张张可爱的脸庞,想起他们给我带来的快乐、帮助和感动。谢谢你们,为我带来了四年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匡院的老师们,在传道、受业、解惑之余,还给我带来一种“这里就是家”的感觉。教高数的范老师,课间会随时和大家聊聊家常,上他的课总是那么舒服、放松,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他总是我第一个想到的可以倾诉的人。我们和蔼的乔院长,每次见到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同学学习生活有困难吗?有困难一定要和我说。” 她语气一直温和体贴,对同学们的关心细致入微。还有负责科研的邹老师,我在大三暑假出国之前,他专门打电话叮嘱我,要买哪些日用品带过去,怎样过海关,在美国当地怎么照顾自己等等,让我十分感动。不仅是对我们的亲切,老师们身上还有一些十分可爱的地方。教大学物理的许老师,专注到极致,黑板上写完公式后,要是觉得重要,他就会慢悠悠的在下面画一道笔直的横线,让大家注意;同时,不知是教学技巧还是他太懂幽默,讲到角动量的概念时,他放出来一张回力标的图片,并在一旁配字:澳大利亚弯骨回力标(Boomerang)。接着又在黑板上认真的写下这个单词,慢悠悠地在下面画了一条横线……等我笑到清醒过来之后,许老师已经从本来讲到的角动量说到了澳大利亚的特产,我抬头看了一眼幻灯片,果然已经变成了可爱的鸭嘴兽的图片——他备课时就准备好了。同学们前仰后合,许老师严肃地接着说:“你们普通生物学应该学过了,鸭嘴兽是现存仅有的单孔哺乳动物……”于是他又向大家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单孔目。能在大学遇到这么多这么好的老师,我感到很幸运,也很感激。他们是我成长路上重要的引路人,我从他们身上学习到的远远不止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更让我珍惜的是我所耳濡目染的精神,这是将陪伴我一生的宝贵财富。   

    现在的我,即将踏上去美国继续深造的旅程,写到这里心中不免惆怅。希望这篇文字能向需要的人展现匡院生活的一隅,也希望读者能感受到一个心怀感激的匡院学子对匡院的老师和同学深深的情意。祝愿所有南大和即将进入南大的同学们,能如入学宣誓所言,今日我以南大为荣,明日我为南大荣光。   

(刘畅,匡亚明学院2013级理科强化班物理专业,即将去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深造)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大招生小蓝鲸